书架
问道红尘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五十二章 曾经结伴出山的三个人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见秦弈沉默,流苏笑了一下:“这次的事情确实很有意思,大约对明河那层次的修行都有可参悟之处,你自己身处局中就更难了。不用太过为难,他若一定要修炼,就教他便是,南离不过是你旅途的驿站,切莫执迷于此。”

秦弈叹气道:“你对这个诅咒真的没办法么?”

“如果是我全盛时,或者有办法,现在别指望了。”流苏道:“不过你们此时心乱,都忘了最关键的地方,我看明河倒是旁观者清。她倒也有点意思,嘴里说着你不像修道者,实际上自己也心绪复杂,开始试图帮你们这个忙了。”

秦弈愣了一愣,才想起明河一直在地底没出来。

他恍然醒悟:“对啊,东华子自己的修炼之地,肯定有相关巫法的记载!”

秦弈飞奔回去,一眼就看见东华子死亡之处边上开了一道小门。进去一看,明河负手站在里面,看着数层书架皱眉。

秦弈有些期待地问:“道友可有发现?”

“都是各类道经与术法阵法记载。”明河道:“其中颇多不同体系的,混合着练能练死人的……东华子只是搜刮,不知详解。”

秦弈才懒得管东华子练不练得死:“也就是说,没有巫术?”

“有,但是无解。”明河递过一卷图纸,道:“贫道觉得你该看看,或有所得。”

秦弈接过展开,是一些法诀配图,记载的似乎就是这个诅咒。

纸质倒不是什么古老货色,最多也就几年的样子,大概也就是东华子自己抄画的。但他却知道明河为什么觉得他应该看看了,因为这里面的线条纹理、图形风格、包括旁边的一些小字,都给了他一种有点熟悉的感觉。

有点像流苏的风格。

他拿着图纸往门外走了些,一副借光看清楚的模样,实则离开明河一段距离等流苏发言。

“这确实是我那时候的风格,按现在来说该算上古巫术了,也不知道东华子从何处得来。”流苏果然道:“不过这上面只有咒法,没有解法,我也无法反过来推演解法。”

“找懂巫术的人,能反解么?”

“多半不能,看看咒语就反推解法,能达到这层面的都是大能了,哪里找去?”流苏道:“不过这个应该只是残页,必定有一整套体系的,若能找到全篇,上面必有解法。”

秦弈便回头把这些与明河说了,明河沉吟片刻,叹了口气道:“或者我该传书师门,说不定有人能解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