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我在伦敦创密教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8章 手术开始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第98章 手术开始

相比上个礼拜,十字路医院已经焕然一新,曾经残破掉漆的外墙统统粉刷纯白,门前的小道也铺上一块块石砖,使得来往问诊者免受泥泞污浊鞋面。

走进医院大厅,粉刷干净的宽敞空间内摆放着全新的制式不锈钢座位,每个等候区域附近都设置有免费饮水桶和简单的宣传小册子,角落处还放置有盆盆装饰植物,盎然的绿意稀释掉医院的冷漠色彩,使得这处充斥着浓浓消毒水与淡淡甲醇味道的冰冷空间,也增添了一抹微弱的生机。

原本残破的分诊台也换成崭新的白皙圆台,内里三位负责分诊的护士正在忙碌着接待络绎不绝的患者。

沃森安安静静地跟在队伍后头等待分诊,或许是某种缘分,即将接待他的又是那个似有两张面孔的乐观少女克罗薇特。

他隔着队伍就已经能够听闻到对方胸膛位置面孔喋喋不休的骂语声。

“他妈的,真他妈的,为什么老娘要在这个地方做这种无聊的工作……我也想要参加仪式,我也想要在那群肉猪身上肆无忌惮地练习肢解的技法啊!!!”

“他妈的都怪你,你这个该死的可恶的克罗薇特!不仅夺取了我的身体,现在还要随便乱用我那副美丽的笑容,只为了谄媚眼前这群恶心的猪猡!”

“恶心,你当真让我感到恶心!!!”

“呕……伱让我感到耻辱!”

“我为什么非要和你呆在这副身体啊啊啊啊!!!温弗雷斯先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他的研究,将你的思想从我的躯壳里切割出来,还给我真正的自由啊!!!”

沃森听着克罗薇特心口面孔的话语,只感觉对方似乎在不经意间已经泄露出某个重大的秘密。

他在心中想道:“原本我以为蛾的感官不过只是某种联想,以另类扭曲的形式向我展示修习密传者的某种本质面貌……但现在看来,或许还真的能窃听到对象的心声?抑或是说,这依旧只是蛾的奇思妙想?”

“但假如这奇想的感官的确能够触碰到真实……岂不是代表克罗薇特心口的面孔是真实存在的?”

“夺取身体,思想切割……温弗雷斯·摩根竟然真的有能力完成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?”

“假若精神意识…或者具体来说应该是人的魂灵,也能够因外力的作用而在不同的躯壳之间转移……那我总是明白,他为何能拉到如此大的一笔匿名赞助金了。”

“在这个世界,没有任何一个掌握权利的高位者,可以拒绝长生不死的诱惑……只需要在垂垂老矣之时将思想转移至年轻的躯壳,这岂不就是另类的永生?”

“但是……这真的是温弗雷斯目前能够掌握的能力吗?”

“从过去的数次接触来看,我透过蛾之感官所见的温弗雷斯虽是一具极其诡异的黑毛怪物,可他所带给我的压迫感也不过堪堪是与威廉相持,更加远远比不上神秘的蜕衣俱乐部老板……按理来说,他应该不具备有掌握极高位阶的禁忌知识,不可能掌握有如此神奇的能力。”

“难道说他所掌握的密传……那疑似是心之准则的力量,拥有着刃者威廉所不具备的神异之处?”

各种奇怪的想法在沃森脑中一闪而过,他已经来到队伍的前头。

面容常驻欢笑的克罗薇特还认得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沃森先生,她一见着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,便兴高采烈地喊道:

“呀沃森先生,您终于来了!温弗雷斯医生已经在办公室室等待您很久了,他还特地吩咐过我,只要一见到您便直接领您去见他。”

沃森貌似为这隆重的态度所震惊,“吓,温弗雷斯先生何必如此客气,这要是因为等我而耽搁了其他问诊者该怎么办?”

克罗薇特捂嘴轻笑,“您放心,目前医院里已经安排足够的医师负责接诊病人,只有病情实在是特别严重的特殊病患,才会轮到温弗雷斯先生出手,他现在每天还要负责医院管理的各种工作,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